洛陽事件 震驚世人的“洛陽性奴案” 看完毛骨悚然

來自:熱點網  |  2018年09月18日



洛陽事件 震驚世人的“洛陽性奴案” 看完毛骨悚然

這段時間一直在講我自己經歷的事件,《十大公之于眾的案件》許久沒有發過了,今天就來講其中的一個:

洛陽性奴案》。

這個案件被稱之為犯罪心理學上的標志性案件,至于什么原因,大家看下去就知道了。

今天的更新分為兩部分,第一部分為案件陳述;第二部分我會對這個案件中出現的種種怪異現象進行分析。

閑話少說,正文開始。

2011年9月,河南洛陽警方偵破了一件離奇大案,一男子在地下室挖地窖,先后囚禁6名坐臺女當性奴,期間兩名女子被殺害。

此案件引發社會極大震動,經過洛陽警方的緊張部署,成功將犯罪嫌疑人李浩抓獲。

李浩,男,案發時34歲(2011年),南陽市新野縣人,跟妻子育有一子,有一份穩定的工作。

直到警方抓捕當日,周圍的鄰居都不知道地下室還有性奴大案,他們都以為警方在挖什么贓物。

據周圍鄰居介紹,平時李浩跟他妻子看起來感情很好,沒什么異常。

李浩的同事稱,他平時都按時上下班,看不出像壞人,不過很少參加同事聚會應酬。

(下為嫌疑人李浩)


洛陽事件 震驚世人的“洛陽性奴案” 看完毛骨悚然

據警方介紹,李浩挖地窖囚禁受害女子的地下室是他2008年以妻子的名義購買,他的家并不在這個小區。

李浩晚間開挖地道和地窖,清晨用尼龍袋裝在摩托車上運走,由于挖地窖要很晚回家甚至不能回家,他向妻子撒謊說另找了一份工作,晚上住單位,他的妻子對此毫不知情。

地窖位于洛陽市凱旋東路的某小區里,據警方計算,地窖隱藏在地下6米深處。

(下為進入地下囚室的通道)


洛陽事件 震驚世人的“洛陽性奴案” 看完毛骨悚然

要想進地窖,先通過一個3.4米深、有梯子的豎井,再通過一個4.7米長的橫井,豎井橫井直徑約為50厘米,只能容納一人勉強通過。

其間,要經過裝著鎖具的六道鐵門才能進入地窖。如此之深,還有多達六七道的鐵門,被囚禁的女孩兒即使大聲呼叫,外面的人也根本不可能聽到。

有一根白色管子一直通到地窖內,用來保證地窖內有足夠的氧氣,但即使這樣里面依然陰暗潮濕,空氣十分污濁。

(下為地下囚室示意圖,點擊可查看大圖)


洛陽事件 震驚世人的“洛陽性奴案” 看完毛骨悚然

地窖不足20平方米,高2.43米,在距地面1.1米的地方,用木板隔成兩層,上面是床,下面有液化氣罐、煤氣灶、熱水壺等,電從外部接入。

被囚禁的女孩子身邊還配備了電腦,但沒上網,供她們打游戲,看影碟。

最多的時候,李浩在這里囚禁了6名女子,吃喝拉撒的東西,由李浩負責運進來或者清理出去。

6名被囚禁的女孩都是李浩從洛陽市不同的KTV、小美容美發店、按摩店等場所誘騙,囚禁到地窖內的。

李浩2009年8月份開始挖地窖,同年10月份騙來第一個女孩子,并強迫被騙來的女孩子參與挖地窖,最后一個女孩于破案前2個月被騙來。

6名女孩中的2名由于反抗,被李浩伙同其他女孩于2010年下半年和2011年7月殺害后,埋在地窖內。

案件爆發的原因,是23歲的女子小晴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稱,剛剛從“大哥”為她構建的一個地窖中逃離。

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里,她和另外5名姐妹被誘騙綁架后淪為“大哥”的性奴,小晴還交待,“大哥”殺了兩個人。

小晴的話很快引起洛陽警方重視,隨后,警方解救了小美、丹丹、可可等女子,又陸續挖出兩具尸體。

案發僅48小時后,洛陽警方成功將試圖外逃的李浩抓獲。

不久之后,洛陽市公安局對外通報了李浩一案的案情進展,李浩囚禁6名女子的動機查明:利用女子從事色情表演賺錢,并組織被囚女子外出賣淫牟利。

根據警方通報,經公安機關審訊,犯罪嫌疑人李浩兩年前從互聯網上看到淫穢視頻表演能賺錢,事先在西工區某小區自行購買的地下室內挖地洞,先后將6名女青年騙至地下室關進洞內,強迫女青年進行網絡色情表演。

警方介紹,為了防范被囚禁的女孩兒在裸聊時趁機求救,每次裸聊的時候,李浩都親自控制,裸聊完之后就關閉電腦、拔掉電源。裸聊的價格是半個小時50元,一個小時100元,通過支付寶結算。

(下為地下囚室實景圖)


洛陽事件 震驚世人的“洛陽性奴案” 看完毛骨悚然


洛陽事件 震驚世人的“洛陽性奴案” 看完毛骨悚然

李浩的“性奴房”設施的齊全程度超過辦案人員想象。

除4處設計合理的洞口、橫向隧道和兩個小房間外,“性奴房”還專門設置了通風系統。

在地窖中,還發現了用于做飯的許多工具。面積雖不足20平方米,但生活所需的用具幾乎一應俱全。

在通往“性奴房”的橫向地道中,在囚禁女孩們之初,李浩曾每隔兩天送飯一次,但后來嫌“太麻煩”,干脆為女孩們購置了做飯的工具,但送菜、飯的時間也是不定時的。

“看過案卷的人都睡不著覺。我辦案十多年來,從沒遇到這么殘忍的事情。”經辦此案的某警官說:“被囚女子和李浩在地窖中的生活幾乎完全“喪失人性”。”

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,民警在解救女孩時,發現這些女孩對李浩非但沒有想象中的痛恨,相反還有很深的愛慕。

她們心甘情愿的為李浩服務,都叫他老公,為了避免因為“爭寵”發生矛盾,還自發制定了一套規則用于全體“窖民”共同執行。

直到警方帶著嫌犯來到地窖的時候,這些被囚禁的女孩還以為是窖主李浩回來了,紛紛高喊著”老公辛苦了“站到窖門口迎接。

在供述李浩犯罪事實的時候,居然還有女孩試圖袒護李浩,幫李浩脫罪。

甚至名為可可的女孩還成為了李浩的共犯,有一次,她和一名女子為了博取李浩的歡心,爭風吃醋的時候發生爭執,李浩協助她將女子打死,尸體就地掩埋。

因為協助李浩打死同伴并掩埋尸體,可可剛剛被解救后,就被關進了看守所,另外三名女孩也同樣因為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。

按理說,女孩們被李浩囚禁在密室幾年完全喪失自由,肯定會對其恨之入骨,怎么會出現這種奇怪的情況?

或許有朋友想到了,這就是典型的“斯德哥爾摩綜合癥”。

這也是該案被稱之為犯罪心理學典型案例的原因。

案件陳述完畢,我來分析一下這些女孩為什么會在被摧殘這么嚴重的情況下,還對罪犯李浩產生依賴之情,甚至成為兇手,和李浩一起殺害另兩名女孩

記得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《斯德哥爾摩之愛》,里面專門介紹過“斯德哥爾摩綜合癥”:

(1973年8月23日,兩名有前科的罪犯JanErikOlsson與ClarkOlofsson,在意圖搶劫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市內最大的一家銀行失敗后,挾持了四位銀行職員,在警方與歹徒僵持了130個小時之后,因歹徒放棄而結束。

然而這起事件發生后幾個月,這四名遭受挾持的銀行職員,仍然對綁架他們的人顯露出憐憫的情感,他們拒絕在法院指控這些綁匪,甚至還為他們籌措法律辯護的資金,他們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,并表達他們對歹徒非但沒有傷害他們卻對他們照顧的感激,并對警察采取敵對態度。

更甚者,人質中一名女職員Christian竟然還愛上劫匪Olofsson,并與他在服刑期間訂婚。

這兩名搶匪劫持人質達六天之久,在這期間他們威脅受俘者的性命,但有時也表現出仁慈的一面。在出人意料的心理錯綜轉變下,這四名人質抗拒政府最終營救他們的努力。

專家后來深入研究:人性能承受的恐懼有一條脆弱的底線。當人遇上了一個兇狂的殺手,殺手不講理,隨時要取他的命,人質就會把生命權漸漸付托給這個兇徒。時間拖久了,人質吃一口飯、喝一口水,每一呼吸,他自己都會覺得是恐怖分子對他的寬忍和慈悲。對於綁架自己的暴徒,他的恐懼,會先轉化為對他的感激,然后變為一種崇拜,最后人質也下意識地以為兇徒的安全,就是自己的安全。

因為這件事情發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,所以這種屈服于暴虐的弱點,就被專家稱作為“斯德哥爾摩精神癥候群”。)

反觀今天所講的《洛陽性奴案》,在地下囚室那種獨特的壞境里,女孩們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幾乎成為必然。

首先,李浩掌握著絕對的資源。

他掌握著食物和水,甚至空氣,在地窖里,李浩擁有著生殺大權,而那些女孩們什么都沒有。

放諸四海,即使在現代社會沒有資源的人也是被有資源的人控制,何況是退社會化的地窖呢?

最終女孩們沒有反抗,因為她們沒辦法反抗,李浩的心情和對待她們的態度決定了她們的食物供應和地位,所以她們會彼此妒忌和攻擊。

當然,李浩在這個過程中必定用了暴力,因為只有暴力和囚禁才會產生絕對的權力。

其次,地窖的環境是封閉的,完全和外界脫離開來,讓人變得動物化。

地窖里黑暗、陰森、恐怖,容易產生無望感,沒有其他人對比,沒有更多人進行信息交換,這讓深陷其中的女孩們趨向動物化。

(我們在影視劇里常見的“狼孩”就是動物化的一種,只是它身邊沒有同類,動物化更徹底。)

既然動物化了就沒有善惡觀念,地窖變成了一個沒有法律和倫理的“小社會”,在這個小社會里,李浩的寵幸最能提升女孩們的“地位”,而提升地方的同時,就能獲得更多的優待和更好的資源。

最后,李浩利用“胡蘿卜加大棒的政策”對女孩們進行心理層面的控制。

在地窖里,李浩采取種種手段(比如餓三天才給一碗白飯,比如對女孩進行性侵犯等)將女孩們的身體和心理逐漸摧毀崩塌,讓她們產生恐懼和無助感,然后再對其中順從自己的女孩進行獎賞,使得女孩們對李浩產生依賴感。

柔弱的女人們在恐懼和無望下會逐步退讓,以滿足浩的變態性行為,通過食物、性虐等措施的結合,就讓她們不再被道德倫理束縛。

女孩們沒有了道德倫理的概念,而且身邊的其他人也都在給李浩做性奴的時候,她們的羞恥感就沒有了,經常被李浩“寵幸”的女孩甚至還有一種榮耀感,因為榮耀感是因對比獲得的。

總而言之,當那幾個女孩被禁閉在一起時,便形成一個封閉的社會,在這個社會里有相應的獎罰等級制度,最終的目標是獲得李浩給予的食物和“寵幸”,每個人都會為此“努力”“奮斗”。

李浩利用了暴力、恐懼、利誘、絕望、以及競爭來控制女孩們,讓她們的肉體和精神全部墜入了煉獄。

求生欲是人的本性,在任何情況下人都會選擇最優行為。在饑餓死亡的威脅下,這些女人們不得不做出委曲求全的選擇,這是人的本能,不能怪她們。

洛陽性奴案”的背后有著深刻的人性之殤,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件決不能被當作“奇聞怪談”,談過就忘掉,加害者的人格形成和受害者的心態構成值得我們反復地探索和分析。

因為“斯德哥爾摩綜合癥”在現實生活中雖然少見,但卻真實存在著,多懂得一些相關的知識,就能更好地幫助我們護住身心,遠離罪惡。

友情鏈接
江苏福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