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國為什么要先滅趙再滅魏秦國統一戰有什么講究

來自:熱點網  |  2019年11月16日

長平之戰結束后,秦國的勝利讓他基本上已經確定未來能夠統一六國了。不過秦國為什么要先滅強大的趙國在滅魏國呢?其實秦國的戰略就是先把自己鄰居這一塊給搞定,收攏韓國就是為了先把趙國搞定,畢竟趙國當時是zuì棘手的,拿下趙國以魏國的國力基本上也不從抵抗了。當時其他五國并沒有及時聯盟,導致被逐個擊破是非常大的戰略失誤。

秦國滅掉的第三個國家是東邊的“鄰居”:魏國。戰國初年,魏國國勢強盛,曾做過諸侯的老大,是堵在秦國東向中原必經之路上的銅墻鐵壁,不可撼動。斗轉星移,到了戰國末期,時勢完全巔倒了過來,秦國國勢強盛,成了諸侯的老大,是碾壓向東方鄰國魏國的巨大的時代車輪。

秦國的祖先中zuì猛的一位是春秋時期的秦穆公,在位期間,將秦國領土的東部邊境前推至黃河、函谷關一線,盡管后來秦國沒守住穆公經略過的土地,但洛河以東、黃河以西、函谷關以內的大片土地,造就了秦晉兩國的爭議地區,后來晉國三分為趙、魏、韓之后,轉而成為了秦國與魏、韓之間的領土爭端。這短暫的輝煌給秦國人記憶太深刻,以至于“復穆公之故地”成為了穆公之后歷代秦國國君的追求,而這個夢想,在秦國“第一王”惠文王時期才基本實現,爭端就此消除。

秦簡公時期(公元前414年至公元前400年),洛河向南直到華yīn(今陜西華yīn)以東的地區都是魏國領土,魏國在此地還設有河西郡。秦國被迫于洛河西岸修筑“塹洛長城”以為屏障。秦獻公時期(公元前384年至公元前362年),國力漸強,為收復河西之地,秦國主動出擊,數挫魏軍。商鞅變法后,秦國的軍力大增,進入強國之列。而魏國則在馬陵大戰中,其主力部隊十余萬人被齊軍消滅,從此國勢大衰。秦孝公二十三年,即公元前339年,商鞅率軍攻魏,迫使魏國交還一部分河西之地,魏國還被迫將政治重心從舊都安邑(山西萬榮)撤至大梁(河南開封)。

秦惠文王時期(公元前337年至公元前311年),秦國集中全力為收復河西之地而同魏國開戰。時魏國已無力抵擋秦國的強大攻勢,不僅獻出了河西之地,還將河西北段的上郡15縣獻與秦國。秦國從此完全據有了河西之地,實現了歷代國君的夙愿。秦人終于東線控制了黃河天險,摒諸侯于函谷關外;南隔秦嶺,同楚、巴、蜀為鄰,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擁有了“關中”。

此后,秦國不斷蠶食魏國。到秦昭襄王時期(公元前306年至公元前251年),魏國基本上被秦國打怕了,向秦國俯首稱臣。莊襄王時期(公元前249年至公元前247年),秦國已經占有魏國河東、上君、河內等地,秦國的東部邊境已經推進到魏都大梁附近。秦王政繼位后,便開始了削平六國的戰爭,魏國已經不堪一擊。秦莊襄王在位的3年和秦王政在位的前9年,共計12年時間,都是呂不韋在實際cāo控秦國的東進戰略。

自古得人才者得天下,失人才者失天下。魏國之敗首先應歸咎于內政不修,其中人才的流失zuì為嚴重。秦孝公時的商鞅、秦昭襄王時的范睢、秦王政時的尉繚等都是由于不得志于魏國而流亡到秦國的。就連王室宗親信陵君魏無忌,也無法為祖國大展宏才。信陵君是魏安釐(lí)王的異母弟,他不僅禮賢下士、廣攬人才,而且通曉兵法,頗富韜略,并多次率各國聯軍與秦軍對壘,擊敗秦軍,威震天下。魏安釐王嫉妒這位弟弟之賢能,唯恐重用他會危及自己的國君地位,便迫使信陵君長期流亡在外。

秦王政(呂不韋)依然使用的是屢試不shuǎng的“離間計”,離間魏國君臣,使魏王寧愿把大好河山丟失給秦國,也不愿意放手讓自己的兄弟保家衛國。信陵君曾一度統率魏軍,給秦國帶來很大的威脅。為了除掉這個大患,秦王政令人攜帶大量黃金赴魏,收買信陵君的仇家,讓他們在魏王面前詆毀信陵君。秦國還故意多次派遣使者,無中生有地祝賀信陵君為魏王。魏王心中生疑,于是剝奪了信陵君的軍權。投機取巧者勝。

秦王政四年,即公元前243年,信陵君、魏安釐王弟兄倆敗給了時間,先后死去。次年,秦軍便兵分兩路攻擊魏國,攻占20城,并在占領區設置了東郡,今天河南濮陽一帶。秦王政六年,即公元前241年,秦國又擊退五國聯軍,攻取魏國的朝歌,今天河南淇縣,及其附庸衛國。秦王政九年,即公元前238年,楊端和率領攻占了魏國大批城池,并bī進魏都大梁。以上戰略部署和軍事行動,都是呂不韋代勞,之后,秦王政親政,呂不韋退出歷史舞臺。

秦王政二十二年,即公元前225年,秦將王賁,他父親就是那位著名的秦將王翦,率軍擊魏。秦軍掘開黃河大堤,引水灌入魏都大梁城。水淹三月,城墻崩塌,魏王假被迫投降,魏國就此滅亡。這就是魏國悲的結局,也是秦人殘酷的本質!站在歷史時空邃道的這頭,回望秦人在東擴的過程中滅絕人性的bào行,不知道為什么有人是如此贊賞和肯定這個血腥的王朝?!

秦人信手拿下韓國這個弱者,啃下趙國這個硬骨頭,除掉魏國這個勁敵,秦國已經擁有了天下一半的領土,吞并六國的大業也已經完成了zuì艱難的一半。

友情鏈接
江苏福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