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間驚奇事件薄之做木偶的老人

來自:熱點網  |  2019年11月19日

不知什么時候,鄭飛的家旁多了一個做木偶的老人,這老人頭發花白,看起來年齡已經很大了,但是卻十分的健壯,鄭飛注意過這老人,做起木偶來一點也不含糊,三下五除二就能把一個圓柱形的木頭雕刻成一個栩栩如生的人偶。

正是因為老人高超的技術,所以很快就吸引了很多慕名前來人購買木偶。

有一天,鄭飛實在忍不住好奇心,也到了老人的攤子前。

“老人家,給我做個木偶唄!”

老人笑道:“好啊,小伙子,不知你想要個什么樣的木偶呢?”

這下鄭飛有點糾結了,想了一會,鄭飛也笑著說:“那,就要個美女吧,像真的一樣最好。”

鄭飛嘴上這么說,其實多帶有開玩笑和戲弄的性質,他想看看老人是怎么能雕刻出一個像樣的人偶。

也就是幾分鐘,老人就雕刻完成了,老人把雕刻好的木偶遞給鄭飛,鄭飛仔細端詳這木偶,仔細撫摸了一下,不由的嘖嘖稱奇,這木偶真的是栩栩如生,尤其是木偶的面部,分明一個面色清秀美麗的女子,身體凹凸有致,摸起來竟然十分光滑。

“小伙子,看呆啦?”老人的話打斷了鄭飛的思緒。

鄭飛撓了撓頭:“沒有沒有。”說完,付給老人錢之后就快步回家了。

鄭飛把木偶放在了書架上,然后就忙工作了。

轉眼就到夜晚,鄭飛已經累的精疲力盡,一下子躺在床上就睡著了。

不知怎么的,鄭飛就醒了過來,發現自己睡在了一個裝飾非常華麗的床上,鄭飛揉了揉眼睛,發現自己身處的也不是自己的房間。

“夫君,你醒了?”一個聲音嚇了鄭飛一跳。

鄭飛這才注意到,旁邊睡了一個身著古裝的美麗女子,這女子好像在哪里見過。

“你是?”鄭飛疑惑的問道。

“夫君,你怎么能把我忘了呢?是你把我帶回來的啊。”女子故作傷心狀。

鄭飛想了一想,這才想起,這女子跟自己帶的木偶的面容有幾分相似。

沒等鄭飛多思考,這女子便一下摟住了鄭飛:“夫君,想什么呢?”

鄭飛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級。于是他一下子撲倒了這女子。

第二天,鄭飛睜開眼,他揉了揉太陽穴,感到異常的勞累。

鄭飛醒來才發現,昨天這一切都是做夢,他還是睡在自己原來的床上。

“哎”鄭飛嘆了口氣:“昨天的夢,好真實,像真的一樣。要是這女的是真的就好了。”

可是,鄭飛沒有想到,這一天晚上,他又夢見了這女子,在夢中又和女子纏綿起來。

鄭飛發現,他每天晚上都能夢見這女子,雖然鄭飛有點疑惑,也有點害怕,但是俗話說的好,色字頭上一把刀,鄭飛已經樂在其中不能自拔。

但是漸漸的,鄭飛發現的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,雖然睡了很長時間,但是每天早上起來都會感覺到身體異常酸痛,就像根本沒睡一樣,鄭飛也去醫院看過,醫院的檢查是營養不良,叫他自己買一些補品,鄭飛聽醫生這么說,也就沒有繼續在意這件事。

又是一晚纏綿,鄭飛摟著這女子在床上聊天。

女子溫柔的說道:“夫君,真想你一直陪我。”

鄭飛笑著說:“我這不是每天都陪著你嗎?”

女子突然面露傷心神色:“實話跟你說,夫君,我其實已經死了幾百年了,這幾百年沒人陪我,我真的好孤獨好寂寞,你不怕我嗎?”

鄭飛回到:“我才不在乎這些呢,我喜歡你,不管你變成什么樣,我都喜歡你!”

“真的嗎?”女子十分高興,“那你愿意永遠陪著我嗎?”

“當然當然,此生只愛你一個。”鄭飛笑道。

“我真的好開心啊。”女子笑了起來。

咔咔咔。。。一陣骨頭撕裂的聲音,這女子笑的嘴越來越大,仿佛下巴就要掉下來一般。嘴里的鮮血啪嗒啪嗒的滴了下來。

“你怎么變成這樣了?”鄭飛驚恐的一下子跳下了床。

“你 不 是 說 喜 歡 我 嗎?”每個字從女子嘴里說出,都夾雜著骨頭碎裂的聲音。

“不不不,你是鬼,救命啊!”

啊!鄭飛大叫一聲,從夢中醒了過來。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。

鄭飛看了看書架上的木偶,木偶靜靜的躺在那里,保持著原本的笑容。

鄭飛迅速起床,帶上木偶就出門了,他要找做木偶的老人問清一切。

但是,老人沒有像往常在那里做木偶——老人今天不在。

鄭飛很是驚恐,他找了個機會,把木偶扔在了離家較遠的一個垃圾車里,眼看垃圾車走遠,鄭飛松了一口氣。

回到家,鄭飛卻大吃一驚,這木偶還是靜靜的躺在他的書架上。

鄭飛叫喊起來,他拿起木偶,拼命的踩踏著,然后拿起打火機,點燃了木偶,把木偶燒成了灰燼。

鄭飛喘著粗氣,心想這下應該解決問題了。

正當鄭飛暗暗竊喜的時候,空蕩的房間突然響起了凄厲的叫喊。

“負心漢,說好一直陪我的呢??我要你一直陪我!”

鄭飛一下慌了神,驚恐的說道:“求求你了,我色欲熏心,我該死,我該死!放過我吧!”

聲音戛然而止。

這下鄭飛可以松一口氣了,因為這女子好像真的走了。

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平常,第二天,鄭飛像往常一樣出門。

突然,他發現,老人又在那里做起木偶來。

鄭飛有點生氣,走上去質問老人起來。

“老家伙,你這是要害我啊!”

老人看了他一眼,笑了一下說:“木偶他永遠是木偶,沒有感情,一些邪祟附在木偶上,只是因為這主人心懷不軌,所以自然吸引來也是一些不正之物。”

老人頓了頓,繼續說:“小伙子,你是不是燒了那木偶?”

“這?你怎么會知道?”鄭飛十分驚訝。

“回家去看看,你就知道了。”老人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。

鄭飛聽到這里,趕忙跑會了家。

木偶,靜靜的躺在書架上,仿佛從來沒人動過一樣。

鄭飛又跑回了老人賣木偶的地方,老人又一次的不見了。

這一次,老人不會再回來了。

友情鏈接
江苏福彩网